上海出版界又出重大成果:以志书回望上海出版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9-10 18:09

  9月10日,《上海市志·新闻出版分志·出版卷(1978—2010)》首发式暨座谈会在上海图书馆举行,《上海出版年刊(2020)》和“上海出版信息库”同时发布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,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洪民荣、副主任姜复生,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彭卫国,《出版卷》副主编胡国强、汪耀华,市委宣传部有关处室、出版单位、印刷单位、发行单位,新闻出版领域有关行业组织负责人等共50余人出席。

  《上海市志·新闻出版分志·出版卷(1978—2010)》(下文简称《出版卷》)是上海市第二轮新编地方志的组成部分。按照《上海市第二轮新编地方志书编纂的通知》要求,《出版卷》和2000年出版的《上海出版志》相衔接,主要记录1978年至2010年间上海出版业改革发展的历程;《上海出版年刊(2020)》(下文简称《出版年刊》)是2019年间上海出版、印刷、发行、数字出版、阅读活动的忠实记录;而“上海出版信息库”(下文简称“出版信息库”)是以《上海出版志》《出版卷》《出版年刊》及出版行业法律法规等内容为基础,利用大数据、互联网技术,整合梳理上海出版业历史资料而建立的专业类信息系统。

  市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表示,《出版卷》凝结着全体编纂人员十个寒暑的辛勤付出,是上海出版界团结协作的又一文化成果。由于时间跨度大,发展变化快,涉及领域宽,《出版卷》资料收集不易。在各出版、印刷、发行等参编单位帮助下,编纂人员克服种种困难,终于完成编纂工作,正式出版。

  在某种程度上,《出版年刊》也由《出版卷》衍生而来:《出版年刊》希望从当下日常做起,日积月累,为将来的志书编纂打好基础。徐炯说,《出版年刊》具体翔实地描绘了上海出版创新突破、转型发展的努力和探索,也是今天的上海出版人为未来留下的一个足印、一道车辙。出版信息库则拓展了方志的记载方式,提供多维度检索、知识图谱、在线编辑等功能,提升已有史料的使用价值,帮助出版志不断迭代完善,为出版信息插上了数据的翅膀。

  上海市出版协会理事长胡国强介绍,《出版卷》按内容分为三大部分:第一部分包括图照、序、编纂说明、概述和大事记,是全卷阅览提示;第二部分设出版管理机构和社团、图书出版、期刊出版、音像电子数字出版、编辑、印刷、发行、版权产业与版权保护、对外交流与合作、教育与科研等篇章,细述1978年至2010年间上海出版业的改革发展,为全卷主干;第三部分为上海出版人物,包括人物传略、人物表等。此外,还有反映上海重大出版工程和重点图书出版的专记及一些相关文件。全书185万多字,收入图照120多幅。

  “《出版卷》从我们接手开始的初稿到终稿,在办公室叠起来都有两米高。”上海市书刊发行行业协会副会长、秘书长汪耀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比如其中的“印刷篇”“数字出版篇”,起码大改了三四次才令人比较满意。在他看来,志书是把真实的历史记载下来,但这仅仅是第一步。“对后来者来说,第二步是要在志书里看到前人走过的路,吸取教训,避免重复。现在很多人都是‘无知者无畏’、选择性遗忘,那么读志就可以明事理。我们出版业现在也面临着创新的问题,如何进一步融合发展,这时候阅读志书会带给我们重要的启示。”

  当天,《上海出版年刊(2020)》(下文简称《出版年刊》)与“上海出版信息库”(下文简称“出版信息库”)也正式发布。《出版年刊》是上海出版史料建设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,收入2019年上海出版业行业报告,相关部门和单位的年度总结,上海书展、上海童书展等主要出版活动情况的介绍,重要奖项的评选情况,具有档案价值的重要图片,以及出版行业其他重大事件,是年度大事记、资料库和数据的集成。

  汪耀华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,正是在编撰《出版卷》的过程中,大家发现了很多问题。“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,很多当事人还健在,但他们或许有记忆偏差,为了确保史料的完整性、真实性和忠诚度,我们花了极大的功夫。所以,在编《出版卷》的后期,我们又想到做《出版年刊》,就是回溯性地来做一些抢救性的史料收集整理传播工作,最近的从2019年开始,希望今后每年都做一本年刊,这样积累到第三版《出版卷》的时候,问题就不大了。”

  在他看来,《出版卷》和《出版年刊》也是一大一小,相辅相成的关系。“当然,做了《出版卷》和《出版年刊》之后,2011到2018年之间还有个空缺,现在也计划着把这一空缺弥补起来。”

  在会上,徐炯还提出了三点要求,一是希望大家继续关心、支持方志工作。编史修志是一项意义非常重大的事情。历史上很多东西不一定都能保留下来,但史志承载城市和行业历史,记录和服务时代进程,传承时代精神风貌和历史担当,能够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,流传给后世,对于记录历史、传承文明有着重要价值。二是希望大家加大用志力度、用好信息数据。要把编志、修志从一项工作变成一项事业,就要让这项工作成为文化建设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,要能够修以致用、以用促修。三是希望上海出版界锐意进取,取得更大成绩。上海出版界要继续按照习总书记要求部署,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,增强“四个意识”、坚定“四个自信”,做到“两个维护”,自觉承担起举旗帜、聚民心、育新人、兴文化、展形象的使命任务。

  上海韬奋纪念馆(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)也承担了此次《出版卷》的组织编纂工作。作为中国首座新闻出版类专业博物馆,除拥有较大规模馆藏、为研究者和观众提供专业服务外,博物馆还将努力成为蕴含丰富、查询便捷的文化信息库,为行业发展、领导决策、教育科研提供多方位的支持;为传播出版故事、展现文化追求、激励行业创新提供好的素材;逐年发布有关上海出版的各类信息,让世界了解上海,成为向世界展示上海出版业变化演进的窗口,为上海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提供助力。

  Content [contId=14443685, name=上海出版界又出重大成果:以志书,回望上海出版人的奋进历程, status=0, createTime=Fri Sep 10 16:11:19 CST 2021, updateTime=Fri Sep 10 17:35:38 CST 2021, publishTime=Fri Sep 10 17:35:38 CST 2021, ]

  1. <i id='oeevp3ji'><tr id='v3n7pfvb'><dt id='382a1gnp'><q id='180qz37y'><span id='9cz55jkc'><b id='3bonudel'><form id='zwsz1zp2'><ins id='zopt1idc'></ins><ul id='6pnwgrpy'></ul><sub id='13jr4orh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gaetzcme'></legend><bdo id='uo2tiixm'><pre id='frguvd77'><center id='yvrgicyg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oe0dbp9f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h3tu7alj'><tfoot id='4atfy9m9'></tfoot><dl id='jn0fmygv'><fieldset id='2p4b7loz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      <legend id='16jbgqh8'><style id='b7jssicn'><dir id='bz1fyxzm'><q id='9s7bkhnb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  <tbody id='7ic76lij'></tbody>

        • <small id='zxcvt4bt'></small><noframes id='a8fnfalt'>

            <bdo id='mzcbqv64'></bdo><ul id='6abgqtz3'></ul>
            <tfoot id='b57z23ps'></tfoot>